月寄人間無限情

2020-11-24作者:李潤

“今人不識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在我國文化里,月亮一開始就不是一個普通的星體,它伴隨著神話的世界飄然而至,負載著深刻又深沉的文化內涵。

圖1 四川西昌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90年代的“涼牌”煙標

圖2 山東臨清煙廠出品于上世紀60年代的“天文”煙標

圖3 出品于上世紀40年代廠名不詳的“三球”煙標

圖4 河南鄲城雪茄煙廠出品于上世紀70年代的“嫦娥”煙標

圖5 地方國營河南金鐘煙廠出品于上世紀50年代“廣寒宮”煙標

圖6 吉林長春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80年代“中秋”煙標

圖7 江西廣豐煙廠出品于上世紀90年代的“月兔”煙標

圖8 山東青州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60年代的“探月”煙標

圖9 廣西陸川縣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70年代的“夜月”煙標

圖10 貴州黃平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80年代的“詩仙”煙標

圖11 湖南零陵卷煙廠江華卷煙分廠出品于上世紀80年代的“月光”煙標

圖12 湖南零陵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80年代末期的“人月圓”煙標

圖13 廣西鐘山卷煙廠富川出品于上世紀80年代的“中秋”煙標

圖14 湖北恩施卷煙廠出品于上世紀70年代的“問月”蘇軾詞句煙標

浩渺寂靜的夜空中,月亮像一個高貴的女神,用她那溫柔浪漫的執著的銀色眼神俯瞰著大地的每一個角落。上世紀90年代,四川西昌卷煙廠出品的“涼牌”煙標(圖1),主版描繪了彝族民間傳說中的少女阿米子懷抱月琴,斜坐在彎彎的月亮上,思念遠方朋友的形象。

月亮女神散發的清幽動人、淡雅柔和月光,仿佛給整個世界罩了一層輕紗。上世紀60年代,山東臨清煙廠出品的“天文”煙標(圖2),主版上的滿天星斗和如鉤彎月,就以獨特視角展示出月夜寂靜神秘的意境。上世紀40年代,一家廠名不詳的煙草企業出品的“三球”煙標(圖3),副版采用月亮位于太陽與地球之間的簡要運行關系圖案,科學地回答了屈原對月亮提出“死則復育”的疑問。

上世紀70年代,河南鄲城雪茄煙廠出品的“嫦娥”煙標(圖4),主版描繪了嫦娥右手揮動拂塵行進于飛升月亮的途中,副版上則印有唐朝詩人李商隱的七絕《嫦娥》:“云母屏風燭影深,長河落日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上世紀50年代,地方國營河南省金鐘煙廠出品的“廣寒宮”煙標(圖5),主版是嫦娥懷抱玉兔的畫面,底標位置則印有玉兔搗藥的形象。此后的80年代,吉林長春卷煙廠出品的“中秋”煙標(圖6),主版在擁有瓊樓玉宇的金黃色圓月背景襯托下,主版突出描繪了嫦娥懷抱玉兔向人間張望的畫面,觀其表情似有不舍;副版則是吳剛捧出桂花酒的形象。進入90年代,江西廣豐卷煙廠出品的“月兔”煙標(圖7),主副版圖案則描繪了嫦娥與素娥和玉兔在廣寒宮生活的溫馨浪漫場景。

飛向太空一直是國人的夢想與愿望,盡管登月飛船早已證明月中并無任何神與人,然而我國人民則以浪漫的嫦娥奔月作為精神動力,自新中國成立初期的上世紀50年代開始就投入到研制用來實現嫦娥奔月夢想的航天器具,在此期間出品的航天題材煙標就是很好的說明。其中最有特色的,則莫過于由山東青州卷煙廠于上世紀60年代后期出品的“月宮”“探月”煙標(圖8)。這兩枚同圖異名煙標,主版于閃爍不定的星空映襯下突出地表現了現實與浪漫的對接:只見在玉兔的陪伴下嫦娥腳踩祥云,左手持物從月宮飄然而出,正在迎接一名右手持物乘坐火箭遠道而來的男青年。從這幅充滿浪漫色彩的飛天交接儀式的畫面中,透露出我國已經告別嫦娥奔月的幻想年代現代化的飛天夢想指日可待。果不其然,現在我國已經成為世界上第三個實現地外天體軟著陸的國家。

上世紀70年代,廣西陸川縣卷煙廠出品的“夜月”煙標(圖9),主版垂柳依依,一輪圓月映照在涼亭小橋流水的美麗夜景,比較完美地再現了這首名篇“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意境。上世紀90年代,貴州黃平卷煙廠出品的“詩仙”煙標(圖10),主、副版圖案展示了身著青衫、腰懸寶劍的“詩仙”李白,氣度不凡地站在竹叢中,左手高舉酒杯,仰視空中邀月同飲的風采,以及他的名句“唯愿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里”。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月亮也是寄托戀人相思情感的載體,因此寧靜的月夜成為戀人們談情說愛的浪漫場所。一彎新月,幾顆閃爍的星星,一對情人相擁一起,似有說不完的情話。這樣一幅充滿浪漫色彩的情緣靚照,被定格在湖南零陵卷煙廠江華分廠出品于上世紀80年代的“月光”煙標(圖11)中。湖南零陵卷煙廠出品于同期的“人月圓”煙標(圖12),再現一對情侶溫馨而纏綿的場景。

上世紀80年代,廣西鐘山卷煙廠富川分廠出品的“中秋”煙標(圖13),主版為一輪金黃明月在垂柳的映襯下,突出了一只玉兔正歡快地奔向皓月的特寫鏡頭,同時為了進一步提升畫面的意境和魅力,還用以文補圖的表現手法,進而達到更好的牽動人心、激發更多聯想的目的,于明月旁印有“月到中秋分外明”“每逢佳節倍思親”兩行詩句。1076年中秋節,北宋文豪蘇軾曾滿懷傷感地寫下《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上世紀70年代,湖北恩施卷煙廠出品的“問月”煙標(圖14),副版在一輪明月的照射下凸顯出一個名為爵的酒杯旁邊,就印有這首著名詞作的最后兩句。“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我想這也是我們的共同愿景。

今天,人類早已登上月球,撩開了月亮的輕紗,知道月球上沒有仙人和桂樹,沒有蟾蜍和白兔,也不見吳剛和嫦娥,月球是一個沒有水沒有空氣的寂寞世界。然而,月亮文化早已注入中華民族的文化長河,它仍然是美麗而動聽的,它將與月亮共存,永遠流傳下去。

來源:收藏快報
相關文章
在线观看国产高清免费不卡